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耐看中文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688章 说服

冯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在商量纳妾的事。

在没有当事人的情况下,就决定了李慕的命运。

冯永觉得有些不太妥,遂问道,“此事,是不是当面问一下李慕的意见?”

关姬似笑非笑地看着冯永,“当初李家六房让李慕来南乡,阿郎就曾说过这其中可能有丞相之意。”

“然,这数年来,李慕受阿郎所托,勤勉南乡诸事,可曾流露过去意?”

“阿郎可曾记得,在平襄时,妾就问过阿郎,若是李慕嫁人当如何是好?”

“阿郎当时虽未曾明言,但心里就当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一番话下来,让冯君侯脸皮微微一烫,唯唯诺诺,不敢有他语。

看破不说破,细君,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冯关氏表示我要做的是冯家的主母,不是要和你做朋友,于是她继续这个话题。

“阿郎可曾记得,当初曾与妾说过,李慕来到南乡,可能与丞相有关?其实妾就从来没有忘过此事,一直记心里。”

关姬脸上露出回忆的神情,“妾虽愚钝,但也知道那时阿郎的处境不同今日。”

“直到后来,叔母因为得了阿郎的帮忙,这才得以去了病根,怀上丞相的孩子。”

“故妾在与阿郎成亲后,这才悄悄地询问叔母关于李慕之事,叔母倒也没有隐瞒妾。阿郎可知丞相为何要这般做?”

冯永一听,这桩陈年旧事竟然还能让关姬这般牢记,不由好奇地问道:“为何?”

“因为时传阿郎被人悔婚,故对定过亲的女郎比较上心……”

“咳咳,算了,细君,我们还是说说纳李慕为妾之事。”

冯永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顾左右而言他,“李慕好歹是世家嫡女,就算她答应,那李家那里……?”

“阿郎放心,此事妾在平襄时早就已经与李慕提起。若是李家不答应,李慕这一回又何至亲自来陇西?”

想想在平襄时细君问起李慕之事,原来当时她已经有了决断。

果真是不愧是冯家主母啊!

后院之事,说由她决定就是由她决定,这等大事,一开始自己居然就是毫不知情,只有接受最后结果的权利。

球的麻袋!

冯永突然感觉哪里不对。

“那李家答应了?李慕说李太公要去和族中长老商量平襄之事,而细君却又说若是她是冯家侍妾,李家定然会答应平襄之事……”

这不是前后矛盾么?

关姬微微一笑,握住冯永的手,“阿郎,这等无关紧要的小事,就当作打个盹忘了不是挺好吗?”

“啊?”看着细君一脸的微笑,冯永咳了一声,“哦,对,刚才我说什么来着?我怎么忘了?”

心里再想起李慕说起这个事情一本正经的模样,冯永感觉自家细君,好像已经在悄无声息间,完成了对冯家内院的铁腕统治。

所以听到自家细君让自己装糊涂,那就装糊涂好了。

古人云,也不对,是后人云:难得糊涂嘛。

同样糊涂的还有守着狄道的狄道长。

明明自己属于魏国,自今年下半年,羌胡异动以来,自己屡次派人向金城那边求援。

凉州未派一兵一卒,只让自己坚守城池。

哪知原本是死敌的蜀汉却派来了使者。

狄道长看着坐在对面的原陇西参军公孙徵,又看了看坐在主位上的陇西李家家主李太公,有些坐立不安。

也怪不得他坐立不安。

现在的狄道,左边是蜀汉,右边是凉州,城外有羌胡,城里还有最大的地头蛇陇西李家。

稍有不慎,那就左右里外不是人。

他小小一个狄道长,能在羌胡的围攻下守住狄道,已经算是尽了最大的努力。

狄道长面对大魏的叛徒,本想硬气一些,但话一出口,语气却是软绵无力,甚至还有一丝底气不足。

“公孙参军,大汉当真会帮狄道驱赶羌胡?”

“阎明庭,大汉如今据有陇右之地,虎视关中,右窥凉州,魏人不得不陈精兵十数万于关中,”

“而凉州,经陇右一战后,铁骑损失过半,如今唯有自守之力。换作是你,你是先取关中还是先取凉州?”

公孙徵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虽然不想回答,但狄道长还是说道,“自是先凉州而后关中。”

“对啊!陇右高而关中低,再加上有陇山之隔,汉军只要坚守陇山关口,魏人只能仰视而嗟叹。”

“但凉州不同,陇右与凉州,本就一体,两者之间并无天险,大汉反而可以全力西进,而且还是兵分两路南北夹击。”

“一路自南安攻榆中,一路经狄道伐金城,故狄道乃是大汉必取之地。”

“大汉视狄道为掌中之物,又岂容得胡人这般乱来?”

“倒是明庭,即便此次能力拒羌胡而保狄道不失,然如今凉州无战事,狄道有难而魏人犹能不顾。”

“待日后大汉兵分两路攻伐凉州,明庭莫不成还指望魏人能派兵救狄道耶?”

狄道长默然不语。

陇右一战后,郝昭率残兵过狄道,堂堂凉州精骑,犹如丧家之犬。

当时还是自己领人供以吃食,才让这支败军得以休整。

所以他自然知道凉州军如今是个什么局面。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向坐在主位上的李家家主,问道:“太公,李家又欲如何?”

李家家主目光看着前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没有正面回答狄道长的话,反是问了一句。

“明庭,吾记得,你与四十年前被凉州叛军挟持的阎忠是本家吧?”.

“那是某的族叔。”

狄道长不明白为什么李家家主会问这个问题。

李家家主点点头:“四十年多前,羌胡为祸乡里,声势浩大,那时的陇西太守李参正好是我们李家人。”

“李参得朝廷之令,招募精勇多加赏赐,死力固守。直至韩遂拥兵十余万,进围陇西,李参向朝廷告急。”

“哪知凉州刺史耿鄙先是任用奸人为吏,横征暴敛,令凉州士吏寒心,后又不顾陇西之危,坐由韩遂兵围狄道。”

“李参为保陇西百姓,不得不依附韩遂。后耿鄙贪功,亲自领兵到狄道,反是遭到兵变,自己亦死于乱军之中。”

出自李家的陇西太守李参依附叛军,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甚至算是李家的一个污点。

若说依附叛军的是家族中没有出仕的其他人,那还好说。

毕竟分开投注,算是世家基本操作。

但李参不同,他是陇西太守,全天下才多少个太守?

为朝廷牧守一方,却节操都不要了,食君禄而附贼人,为君子所不齿。

狄道长不知道为什么李家家主会当众主动提起这个旧年往事。

“相比之下,明庭的族叔则有骨气许多,被韩遂挟持,却是不肯助纣为虐,最后愤然就死。”

李家家族说到这里,终于直视看向狄道长。

“四十五年前,黄巾乱贼席卷天下,州郡失守,长吏逃亡,天下响应,京师为之震动。”

“然,最后却被出身凉州的皇甫骠骑平灭……”

狄道长听到最后一句,脸色当场就变了。

“皇甫骠骑平黄巾贼之乱后,威震天下,偏偏当时朝政日非,海内空虚,同是凉州出身的阎忠曾劝说他因时而作,临机而发。”

狄道长脸色胀红,截住李家家主的话头:“李太公,慎言!”

李家家主轻轻摇头,淡然一笑:“李家不讳李参之事,明庭又何须遮掩阎忠之事?”

“阎忠劝皇甫骠骑行不臣之事,然数年后,韩遂拥其为三十六部叛军,号车骑将军,他为何宁死不从,明庭可知其故?”

狄道长深吸了一口气。

“韩遂,不过是从命于胡虏的小人罢了,他甘与胡虏为伍,那是他的事。我阎家乃是凉州望族,岂能学胡虏披发左衽?”

“对啊!”李家家主拍案长叹一声,“当年李参为保全狄道李家,不得不舍身附贼。不但是他,甚至李家族中女子,亦有以身侍贼者。”

“李参甘愿自毁名声,李家女子甘愿以身侍贼,所为者,不过是保全狄道李家族人而已。”

李家家主盯着狄道长,一字一顿地说道,“凉州即便是为关东朝廷所弃,那也是我们的故土,非是任由胡人牧马的草场。”

“若是魏人能保狄道,我李家自然是向着魏国。”

“但若是其不能,那我李家为何要为魏国尽忠?难道真的要让那羌胡破城而入,夺我家财,焚我家屋,屠我家人,辱我妻女?”

公孙徵接口道:“不错!凉州乃是我们凉州人的凉州,谁能保凉州,那我们就向着谁。明庭,令族叔当年之举,难道你还不明白?”

狄道长身子一震,好久这才问道:“吾又如何知道汉人能保凉州?”

公孙徵意味深长地一笑:“明庭可是汉军派何人驻守首阳,以解狄道之围?”

“谁?”

“汉街泉亭侯,护羌校尉冯永。”

“山神传人冯郎君?”

狄道长脱口而出地说道。

这年头,处于高级文明的汉人都是鬼神之说盛行,更别说是被汉人视为野蛮无礼的胡人。

郭淮因为提前打探各个部族的人口和牛羊情况,能对前来拜访的头人说出部族的情况,而被胡人视若神明。

冯永得一个山神传人的名号,最是正常不过。

从狄道长一口道出冯永在羌胡口中的名号,倒是可以看出他确实用心了解过东边汉军的情况。

“噗!”公孙徵忍不住地哈哈一笑,“不错!正是羌胡口中的山神传人冯郎君!”

“陇右羌胡,闻冯郎君至,皆应而影从。街亭一战,冯郎君与张合相持不下,正是靠了羌胡联军,袭张合之后,这才大破魏军。”

“由此可见,冯郎君在羌胡心目中分量之重,狄道区区羌胡之围,在冯郎君面前,不过是视若无物耳!”

人的名,树的影。

冯永在羌胡中的名声,再加上街泉亭侯的名号,分量确实够重。

狄道长一听是冯永亲自率军前来解狄道之围,心里终于开始动摇。

公孙徵看到他的神色,又趁热打铁。

“若是明庭愿意弃贼从大义,不但是立下大功,大汉自有封赏不说,而且冯侯还另有承诺。”

“冯侯说了,可以私下里赠送明庭一批毛料,不拘是毛布、毛线、毛毯,乃至毛衣,毛料衣物等。”

“到时明庭自有用处也好,转卖给胡人也罢。若是明庭有门路,凉州,关中,乃到关东,不知有多少人求而不得。”

“如今曹贼严密封锁关中,唯有运送毛料的商队,不但可以通畅无阻,而且还有人在长安高价收购。”

冯郎君手里的毛料,在魏国那里,那可是比五铢钱还要硬的硬通货。

更别说九月就开始飘雪的凉州。

一条最下等的毛毯,在凉州的胡人部族那里可以换三头羊,过了敦煌,那就是翻一倍。

这一点,不但公孙徵知道,李家家主知道,狄道长也知道。

公孙徵说到最后,加重了语气:“若是阎家有意,还可以与冯侯合作,到时候毛料数量可以再商量。”

狄道长听到最后一句话,终于怦然心动。

姜、任、阎、赵,乃是天水四大姓。

姜家动作最快,推出了姜维。

可以说,阎家落后了不止一步。

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说不定自己就是阎家的功臣。

别的不说,以阎家的势力,就算是卖到关东有困难,但卖给凉州,甚至西域,那是一点问题没有!

当然,赠送的那一批毛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一批毛料是单独送给自己的。

毛料暖和啊,让阎县长的从里到外都变得热乎起来。

“既如此,只待冯侯领军至狄道,某定亲自开城门以迎王师。”

“好!那便如此说定了!”公孙徵大声说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狄道长应声道,然后他转身李家家主,“此事李太公作证!”

“没问题!”

李家家主呵呵一笑。

公孙徵此行达到了目的,又小心地避开狄道周围的羌胡,马不停蹄地回到首阳。

冯永得知公孙徵平定归来,连忙第一时间就接见了他。

“君侯,幸不辱命!”

满面春风的公孙徵一进厅堂,就拱着手对冯永说道。

冯永听到这话,心头大喜,“我就知道伯琰定会成功,快坐下仔细与我说说,你是怎么说服李家和狄道守将的?”

公孙徵倒是不居功,“凉州魏军势弱,无力救援狄道,偏偏胡人又攻伐甚急,再加上君侯所许重利,说服又有何难哉?”

当下便把狄道之行说了一遍。

让冯永又是一阵称赞:“伯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许之以利,颇有郦生之风。”

公孙徵谦虚道:“不过微末之功,何敢比照郦生?”

“伯琰此次去狄道,可曾查探清楚羌胡的情况?”

冯永又问道。

公孙徵点头:“回君侯,狄道羌胡情况,徵一时间怕查不清楚,故请了一位熟知狄道情况的人过来。”

“哦,是谁?”

“此人乃是陇西李家的嫡孙,名简字叔睿,此时正在外头等候,君侯可让他进来细讲狄道情况。”

公孙徵说道。

“好。”冯永一听陇西李家竟然派了嫡孙过来,当下大喜过望。

他想了一下,又对着门外喊道,“来人,把慕夫人请过来。”

喜欢蜀汉之庄稼汉请大家收藏:(www.naikanzw.com)蜀汉之庄稼汉耐看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耐看中文

猜你喜欢: 山沟皇帝重生之无敌吕布抗战之铁血山河红楼名侦探至尊特工攻约梁山楚臣正德大帝红色莫斯科这个天国不太平权倾南北神话版三国蜀汉之庄稼汉寻唐汉祚高门墨唐三国第一强兵抗日之特战兵王诡三国斗战三国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红楼之庶子风流抗战之后勤主任最强军火商宋末之乱臣贼子
完本推荐: 大明武夫全文阅读收服全球富二代!全文阅读死亡前兆全文阅读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修罗武帝全文阅读田园辣妃:捡个傻夫来种田全文阅读千金笑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不良之年少轻狂全文阅读鬼服兵团全文阅读盗墓诡话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重生低调生活全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噬阳神录全文阅读特工狂妃全文阅读牡丹的娇养手册全文阅读绝望教室全文阅读重生九十年代纪事全文阅读征战诸天世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现在开始当渣男不死武皇三国处处开外挂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全球崩坏极品透视保镖万古神帝超神道术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疯狂升级系统鸿蒙道尊重生五零巧媳妇扛着AK闯大明永恒圣帝重生世纪之交我的体内有龙骨我是传奇BOSS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第一侯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重生为王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重生之先声夺人都市绝品仙医超级无敌世家主继承罗斯柴尔德重生之独步江湖凌天战尊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手机版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耐看中文移动版 - 耐看中文手机站